政務大數據集成服務

信息化為手段來推動改革,創新社會治理

方案簡介

習近平總書記2015年1月22日在中紀委全會上強調,要加強對權力運行的製約和監督,把權力關進製度的籠子裏,形成不敢腐的懲戒機製、不能腐的防範機製、不易腐的保障機製。2月14日,李克強總理視察貴陽時,提出了“把執法權力關進‘數據鐵籠’,讓失信市場行為無處遁形,權力運行處處留痕,為政府決策提供第一手科學依據,實現‘人在幹、雲在算’”的重要指示。

通過建立起對政府權力運行進行全範圍覆蓋、全過程記錄的“數據鐵籠”大數據雲平台,通過對權力運行過程中多種來源數據進行深度的采集、比對、交互、整合、挖掘、分析和應用,優化業務流程、明晰權力職責、監督權力運行、記錄執法誠信和科學考核評價,實現網上辦公、網上審批、網上執法,保證權力運行處處可記錄、可追溯、可公開、可分析、可預警,實現行為透明、程序透明和監督透明,通過科學確權、依法授權、廉潔用權、精準管權和多元督權,推動政府治理體係和政府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法治政府、創新政府、廉潔政府。

係統架構

  • 融合化是重要方向

    融合化指的是打破“數據孤島”,實現數據按需、契約、有序、安全式的開放,形成閉合的跨部門數據共享機製。融合化主要方向有兩個,一個是政府部門間數據融合,另一個是政府數據與社會數據融合。政府部門間數據融合的目的是要形成政府數據多維交換共享機製,搭建信息資源交換、共享、應用、安全管理運行支撐環境, 形成統一的政務塊數據,是大數據應用提升的重要基礎條件。政府數據與社會數據的融合,主要指的是政府數據開放,充分整合全市政務應用及數據資源,建設統一的政府數據開放窗口,製定政府數據開放製度,合規、有序、可控的實現政府數據開放,提升行政透明度,充分發揮社會監督作用。


  • 自流程化是核心

    自流程化是實現計算機對數據的自動流程化管理。基於大數據應用平台,利用計算機對人的身份、行為、思維等數據進行關聯分析,以自動化、可視化的方式展現處理全過程,實現自動循環、自動檢索、自動預警,從而實現對人與權力的約束。自流程化是將行政權力運行內在原理與大數據技術優勢結合後深度創新的產物,基於權力流程與權力行使特征,建立基於大數據理念的分析應用模型,利用大數據技術實現係統對權力數據的自流程化管理,從而實現對權力運行的自流程化監管,真正實現“人在幹、雲在算、天在看”。基於自流程化減少人為幹預,減少因人工計算、統計中出現的低級錯誤以及因為人的主觀原因造成的廉政風險。借助數據邏輯判斷實現對程序化流程進行自動流轉與決策,並基於大量數據分析,在更多維度對數據進行關聯,找出數據內在規律與聯係,借助深度學習等最新技術不斷提高大數據應用分析與決策支持能力,逐步實現思維數據化與預測數據化,實現更高層次的大數據應用。


  • 數據化是關鍵

    首先完成權力、製度、行為和流程的數據化轉變。基於權力特征,用多種維度數據描述權力,把權力的信息加載於數據之中,完成數據和權力的關聯,實現權力的數據化,將數據轉化為權力的有效載體。一方麵應注重創新數據采集與匯聚方式,利用新技術、新工具提高數據結構化水平,使計算機可識別、可分析、可應用,提升數據使用價值;另一方麵需著重加強實體數據目錄、數據服務目錄與圖譜(數據可視化)建設,深入梳理權力與業務關係,摸清數據種類與數據來源,將數據進行有效關聯,實現權力數據化,對權力數據進行優化與計算,求得權力運行最優解。


  • 信息化是基礎

    不斷建設完善電子政務信息係統,將傳統的辦公方式改造為無紙化、網絡化的管理新方式,實現政務流程信息化,提升政務信息化應用水平,是實現大數據應用的基礎條件。以現有信息化建設經驗與設施為基礎,加強對現有信息化資源與存量數據資源的整合利用,實現大數據應用轉型與提升。在建設過程中理清內部信息化係統的內在聯係,基於信息化係統與信息化手段建設數據采集與匯聚機製,構建大數據應用的數據土壤,實現大數據技術與具體行政業務的有機關聯,將規範的權力流程固化在業務信息係統之中,基於信息係統實現對權力運行的約束與規範。


方案亮點

返回頂部